古畫品錄
南朝齊.謝赫

 

夫畫品者,蓋眾畫之優劣也。圖繪者,莫不明勸戒、著升沉,千載寂寥,披圖可鑒。雖畫有六法,罕能盡該。而自古及今,各善一節。六法者何?一,氣韻生動是也;二,骨法用筆是也;三,應物象形是也;四,隨類賦彩是也;五,經營位置是也;六,傳移模寫是也。唯陸探微、衛協備該之矣。然跡有巧拙,藝無古今,謹依遠近,隨其品第,裁成序引。故此所述不廣其源,但傳出自神仙,莫之聞見也。

 

第一品(五人)

陸探微。事五代宋明帝,吳人。窮理盡性,事絕言象。包前孕後,古今獨立。非複激揚所以稱讚,但價之極乎上上品之外,無他寄言,故屈標第一等。

曹不興。五代吳時事孫權,吳興人。不興之跡,殆莫複傳。唯秘閣之內一龍而已。觀其風骨,名豈虛成!

衛協。五代晉時。占畫之略,至協始精。六法之中,迨為兼善。雖不說備形妙,頗得壯氣。陵跨群雄,曠代絕筆。

張墨、荀((曰助))五代晉時。風範氣候,極妙參神。但取精靈,遺其骨法。若拘以物體,則未見精粹。若取之外,方厭高腴,可謂微妙也。

 

第二品(三人)

顧駿之。神韻氣力,不逮前賢;精微謹細,有過往哲。始變古則今,賦彩制形,皆創新意。如包犧始更卦體,史籀初改畫法。常結構層樓,以為畫所。風雨炎燠之時,故不操筆;天和氣爽之日方乃染毫。登樓去梯,妻子罕見。畫蟬雀,駿之始也。宋大明中,天下莫敢競矣。

陸綏。體韻遒舉,風彩飄然。一點一拂,動筆皆奇。傳世蓋少,所謂希見卷軸,故為寶也。

((艸倩))。比方陸氏,最為高逸。象人之妙,亞美前賢。但志守師法,更無新意。然和璧微玷,豈貶十城之價也。

 

第三品(九人)

姚曇度。畫有逸方,巧變鋒出,((鬼音))魁神鬼,皆能絕妙。奇正咸宜,雅鄭兼善,莫不俊拔出人意表,天挺生知非學所及。雖纖微長短,往往失之。而輿皂之中,莫與為匹。豈直棟樑蕭艾可搪突((王與))((王番))者哉!

顧愷之。五代晉時晉陵無錫人。字長康,小字虎頭。除體精微,筆無妄下。但跡不逮意,聲過其實。

毛惠遠。畫體周贍,無適弗該,出入窮奇,縱黃逸筆,力遒韻雅,超邁絕倫。其揮霍必也極妙,至於定質,塊然未盡。其善神鬼及馬,泥滯於體,頗有拙也。

夏瞻。雖氣力不足,而精彩有餘。擅名遠代,事非虛美。

戴逵。情韻連綿,風趣巧拔。善圖賢聖,百工所範。荀、衛以後,實為領袖。及乎子((禺頁))能繼其美。

江僧寶。斟酌袁陸,親漸朱藍。用筆骨梗,甚有師法。像人之外,非其所長也。

((日東))。體法雅媚,制置才巧。擅美當年,有聲京洛。

張則。意思橫逸,動筆新奇。師心獨見,鄙於綜采。變巧不竭,若環之無端,景多觸目,謝題徐落雲此二人後不得預焉。

陸杲。體制不凡,跨邁流欲。時有合作,往往出人點畫之間。動流恢服,傳於後者,殆不盈握。桂枝一芳,足征本性。流液之素,難效其功。

 

第四品(五人)

蘧道湣。章繼伯。並善寺壁,兼長畫扇,人馬分數,毫釐不失,別體之妙,亦為入神。

顧寶先。全法陸家,事之宗稟。方之袁((艸倩)),可謂小巫。

王微。史道碩。五代晉時。並師荀、衛,各體善能。然王得其細,史傳以似真。細而論之,景玄為劣。

 

第五品(三人)

劉頊。用意綿密,畫體簡細,而筆跡困弱。形制單省。其于所長,婦人為最。但纖細過度,翻更失真,然觀察祥審,甚得姿態。

晉明帝。諱紹,元帝長子,師王厲。雖略於形色,頗得神氣。筆跡超越,亦有奇觀。

劉紹祖。善於傳寫,不閑其思。至於雀鼠筆跡,曆落往往出群。時人為之語,號曰移畫,然述而不作,非畫所先。

 

第六品(二人)

宋炳。炳明於六法,迄無適善,而含毫命素,必有損益,跡非准的,意足師放。

丁光。雖擅名蟬雀,而筆跡輕羸。非不精謹,乏於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