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犯罪學──喪心病狂和身心健康
和平維穩功能系列

www.DuoSuccess.com

中醫犯罪學(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riminology,2012-1-3 由龍衛權醫師正式命名)是一門研究預防犯罪的全新學科。主要深入研究的部分在於將犯罪問題視為疾病,以防病治病的態度和方式來研究解決犯罪問題,將犯罪制止於萌芽狀態,防範未然,前瞻性、整體性、主動性、全面性地徹底解決犯罪問題。犯罪中醫防治屬中醫心理學和中醫精神醫學範疇,是全新的理論、嶄新的學說、另一層次的生命科學。能有效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

犯罪行為是:身心失衡以致願望與欲求旺盛的病態表現。當人的願望和欲求長期得不滿足就會產生深刻負面的情緒問題,長期存在不滿情緒就會導致採用犯罪行為求得代償性的病態滿足。所以,中醫犯罪學是一門必然性學科。

犯罪本身屬於疾病,或是疾病的一部份,身心失衡。既然是疾病,就屬於中醫範疇,也理所當然能予以治療和預防。

殺人犯、強姦犯、搶劫犯等暴力犯罪者的身體多為嚴重失衡,在發生暴力罪行時達到最嚴重,從而挺而走險,作奸犯科;一些罪犯有著天生容易進行暴力犯罪的潛質,這屬於先天性疾病;有很多暴力罪犯受不良環境的影響而走上了不歸路,這屬於後天性疾病;其實一些罪犯從幼兒園開始,其身心就已出現異常。

德國精神病學家K.施奈德在1940年出版的《精神病質的人格》一書中,具體分析了各種異常人格與犯罪行為的聯繫。他發現易於導致犯罪的異常人格類型主要有以下幾種:⑴意志薄弱型,這種人對外界的誘惑缺乏抵抗力,易受外人引誘而去犯罪。⑵情感缺乏型,這種人缺乏羞恥、憐憫、同情、名譽感、良心等高尚情感,具有冷酷、無恥的人格特徵。⑶爆發型,這種人稍受外界刺激,便會暴怒,用暴力手段攻擊他人。⑷激奮型,這種人很容易激動興奮,做事不謹慎、無耐心,很容易與人發生糾紛。⑸自我顯示型,這種人有強烈的虛榮心,處處想表現自己,不顧場合和方法。⑹偏執型,這種人頑固地堅持違背社會規範的錯誤觀點和信仰,並付之於行動。⑺情緒易變型,這種人喜怒無常,情緒一日多變,難以捉摸。⑻軟弱型,這種人缺乏人格的尊嚴,經受不了外界的壓力,常違心地屈服於他人,做自己明知不該做的事情。⑼自卑型,這種人極度自卑,否定自己的能力和知識經驗,認為自己無法像正常人那樣生活,只能依靠他人,或採取非法手段來謀生。⑽憂鬱型,這種人整日情緒低沈消極,遇到任何事情都看成是不利於自己的事,並以此支配自己的行動。

英國科學家發現,精神變態者的大腦結構與正常人有明顯差異,且大腦異常的程度和精神變態的程度有明顯關係。對幹下謀殺、屠殺、多次強姦、勒殺和非法禁錮的精神變態者進行研究發現,他們大腦中兩個重要部分——負責情感記憶的杏仁核區域(amygdala)、以及處理衝動及做決定的眶額皮質(orbitofrontal cortex)區域之間的連接通路“坑坑窪窪”,而正常人的連接通路形狀良好(此前已發現,精神變態者的杏仁核區域和眶額皮質區域在結構和功能上與正常人有差異)。

德國不來梅(Bremen)的科學家羅思(GerhardRoth)受德國政府委託,研究暴力罪犯多年,進而發現罪犯腦部掃描都有團黑塊。 他表示,「邪惡區塊」就在腦中葉,在X光片中呈一團黑塊。他說:「我們給這些人觀看短片,測量他們的腦波。片中出現殘暴或下流場景時,受試者毫無情緒波動。他們大腦中產生同情心和悲傷的區域完全沒有活動。」他說:「當你看這些冷酷罪犯的腦部掃描圖時,會發現他們幾乎大腦前端都嚴重不健全。」不過腦部有補償機制彌補暴力傾向,運作方式至今依然成謎。羅思又說,大腦前端下方有發展障礙的年輕人,「有66%的可能性會成為罪犯」。羅思把罪犯分為三類:①心理上健全的罪犯,但成長過程身處在「打人、偷竊與殺人是沒關係」的環境中。②心理不健全的罪犯,這些人認為外界一切都是威脅,「只要有一個不對勁,他就很可能爆發,成為殺人兇手」。③純粹的精神變態,就像希特勒那樣的極端分子。

美國犯罪心理學家提特斯說:“社會應當承認,如果我們希望樹立這樣一種對待犯罪心理的態度,這種態度既有社會科學的根據,又運用自然科學的方法,與當代最新的生理學、醫學科學、心理學的成就相結合,那麼我們的犯罪心理學就能以嶄新的姿態,在20世紀末之前出現”。

我國古代的史書上早就有探討犯罪心理問題的記載。公元前11世紀,周公旦就曾對犯罪的心理原因、犯罪動機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春秋戰國時期,諸子百家關於人性善惡的論戰,其實就是對犯罪心理形成原因的探討。孟子認為人皆有“惻隱”、“羞惡”、“是非”之心,有些人之所以做壞事,是因為受環境的影響。他說:“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荀子則認為,人生來就有“好利”、“疾惡”、“好聲色”的不良本性,只有“師法”,即進行遵守禮義法度的教育,才不會作惡。西漢初期,董仲舒提出“性三品”說,認為“聖人”天生性善;“鬥筲之徒”天生性惡;“中民”則既可為惡,也可為善,關鍵在於對其是否進行教化和以刑罰威脅。

中醫犯罪學(請留意這裡沒有“心理”二字)是直接用中醫介入治療,跳過心理揣摩,乾脆利落,用效果說話,以實踐檢驗真理。空對空的理論都是乏味和空洞的!現代犯罪心理學理論完美但實效缺如,長篇大論洋洋灑灑近百年,除了狹義還有廣義,但也僅僅局限於說。一個人犯罪,往往是因為他身體健康失衡,當某個相應區域出現病變或損傷,出現能借助現有設備見到的病灶時,事實上此階段已病入膏肓,為時已晚。更大的機會是以目前科技手段根本無法窺探,就如同經絡和穴位一樣,或如不是所有精神病都可以提前診斷出來般,但事實上疾病或惡念已在潛伏或萌發。

林林總總,其實只是一句話──身心失衡(這是世間人們問題的根源)!

一個人心態不平衡,就會有貪婪、妒嫉、仇恨、犯罪、戰爭、殺戮等。普通人的心態不平衡就是仇恨和犯罪,掌權者的心態不平衡就是戰爭和殺戮。

在中醫角度,以上的失衡都可歸納為身心健康問題,包括人心不古,屬於健康範疇。人的思維與人體健康狀態有關,健康不好必然將引致心態不好,這點全世界都一樣。現在世人均被不健康纏繞、被亞健康和疾病困擾!病者自然是病態的思維,疾病的思維。身體健康,心理也會健康。身心健康了,除去心結和仇恨,看什麼事情都不會鑽牛角尖,心平氣和,才會有幸福的家庭、和諧的社會、和平的世界!由根本解決問題,一勞永逸。

使用魔鬼階梯推算連環殺手行動即是最典型的案例(美國研究發現可預測連環殺手下一步行動。該研究指連環殺手的行凶時序,與稱為魔鬼階梯(Devil's staircase)的數學公式相近。研究結果可助警方推算凶徒下一次犯案的大概時間,盡早破案。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數學家西姆金和羅齊德休爾伊,以聲名狼藉的俄羅斯連環殺手卡奇季洛(Andrei Chikatilo)為研究個案。他在1978年至1990年間,最少殺掉53人,死者多為婦孺。研究先以折線圖顯示卡奇季洛12年來犯下的凶案,分析其犯案行為。該折線圖欠規律性,如兩宗凶案發生的最短時間為三日,最長超過兩年,令折線圖呈現如梯級的形狀,故稱魔鬼階梯。他們再以折線圖分析凶案的時間分布,結果發現凶案的時間分布,與癲癇症發作的分布時間相近,兩者均遵循數學公式。他們又推斷連環殺手犯案時,就如癲癇症發作,因大腦某些神經元集體爆發,刺激殺手行凶),我們如果將患者的癲癇病治好,就不存在連環殺手,也不需要尋找連環殺手了!同樣,當人的身心健康了,就會自然而然地有同情心、有愛心 ......

維穩其實就是心理健康輔導(只是這輔導需要技術)。難解心頭之恨、世仇或千古之仇,只是心態問題,放不下而已,退一步海闊天空,修為矣。

中醫在幾千年前就已認識到人的精神心理活動與臟腑功能關係密切(人有七情,屬於精神活動範疇,包括喜,怒、思、憂、悲,恐、驚等情志情緒的變化)。心理疾病的發生雖然可由各種原因引起,但精神因素的誘發佔主導地位。情緒活動本是人體對外界環境的一種心理反應,正常情況下,偶有情緒波動也不會致病,不會危害人的健康。但如果超越了一定程度而不能節制,或長期消極情緒引起過度的精神緊張、影響人體陰陽氣血平衡和運行,導致氣血功能紊亂,使人的健康受到影響,就會使五臟功能失調而致病,出現精神情志活動的異常,也就是所謂的心理疾病。如思慮太過,憂思氣結,就會耗傷心脾,使得氣血失調而致病。七情與人的五臟密切聯繫,與五臟的生理、病理變化相關聯,喜與心、怒與肝、思與脾,憂悲與肺、恐驚與腎一一相對應。正常情況下,人體的陰陽處於平衡狀態,保證機體的各項生理功能的正常。正如《素問·舉痛論》指出的:“百病生於氣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 …… 驚則氣亂 …… 思則氣結。”七情分屬於五臟,為五臟所主。情志太過之時,則損傷五臟。反過來,臟腑之氣的偏盛偏衰,氣血運行的失調,也會導致情緒不暢。比如,肝血不足的人容易產生鬱怒的情緒,脾胃虛弱的人容易產生悲憂的情緒等等。可見,心理疾病雖然以精神因素為誘因,但卻以五臟的強弱盛衰為發病的病理基礎。

  1. 喜:為心志,心能表達人的喜悅之情。心能主血,喜悅時人體氣血運行加速,面色紅潤,禦寒能力。抗病能力提高,罹患心腦血管病的可能下降;
  2. 怒:為肝志,肝能表達人的憤怒之情志活動。怒是個人的意志和活動遭到挫折或某些目的不能達到時,所表現的、以緊張情緒為主的一種情志活動。怒既有積極的一面,即指對個人和社會產生積極的作用,戰前動員要鼓舞戰士的士氣,包括激起戰士對敵人的仇恨和憤怒,使之在戰鬥時化為巨大的戰鬥力;怒又有消極的一面,即指對個人和社會產生消極和不良的影響。暫時而輕度的發怒,能使壓抑的情緒得到發泄,從而緩解緊張的精神狀態,有助於人體氣機的疏泄條達,以維持體內環境的平衡;
  3. 思:為脾志,人的思慮的情志活動主要是通過脾來表達的。思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思考、謀慮的一種情志。當人在思考或焦慮時,往往會出現飲食無味,食慾下降;有的婦女可以因為工作緊張,思想高度集中導致月經量少,經期紊亂等,這與脾主統血的功能相一致;
  4. 憂(悲):為肺志,古代醫家對憂愁的患者仔細觀察分析後發現,肺是表達人的憂愁、悲傷的情志活動的主要器官。當人因憂愁而哭泣時,會痛哭流涕,這主要是因為肺開竅於鼻,肺主氣,為聲音之總司。憂愁悲傷哭泣過多會導致聲音嘶啞,呼吸急促等。肺主皮毛,故憂愁會使人的面部皺紋增多;
  5. 恐(驚):為腎志,腎是人們表達驚恐之志的主要臟器。驚恐是人對外界突發刺激的應急反應。人在受到劇烈驚恐之時,會出現大小便失禁,這與腎主前後二陰,腎主兩便的功能相符。腎藏精,生髓充腦,人受到驚嚇後,會突然昏厥,不省人事,與腎藏精,生髓充腦有關係。驚恐在正常情況下對機體是有一定的益處的,可以引起警覺,避免機體遭到危害;

唐朝孫思邈曰:「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意思是指高明的中醫可以讓全國人民都身心健康(未病先治,疾病在發生之前已經被事先預防,包括傳染病和疫症。身心健康了,當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溝通都良好,舉國上下自然和諧,整個社會亦就和平穩定幸福,世界和平矣);一般的中醫則能醫人,會教育人們修身養性而不生病(相對來說數量有限);再次的才是醫病的醫生,可醫治已經罹患疾病的病人(因其不能預防之,只能等到病了才知道、才能診斷出來)。即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已病。中醫治療的指導原則是讓人不生病,這和現代西醫的發展趨勢恰恰相反。

中國傳統歷來重視音樂對心理和道德的教化作用,《禮記•樂記》稱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孔子尤其重視寓教於樂:「移風易俗莫善於樂,治民安上莫善於禮」。他認爲音樂的思想性和藝術性表現在善和美上。孔子相信,充盈於天地,合於陰陽,通於鬼神的禮樂,規範著人類社會的一切,能使人心向善,純化世風,從而保證社會長治久安。由此看來,音樂對社會風氣和倫理道德有很大的影響。

全世界醫改的方向和人類健康的出路在中醫。現在醫療問題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療效的問題。疾病的治療和預防很顯然不是維生素、疫苗、放療、化療和手術的適應症範疇。將病人寶貴的生命和時間花在診斷上只是無知和貪婪的推搪,充其量只是美其名曰,缺乏治療能力,病人愈治愈多,數據每年以幾何級數遞增,徒然令人不知所措、望塵莫及。很多東西不是有錢或捲起袖子就可以解決的。健康方法應是:預防為主、治療為輔、防治結合,才是完善的醫療衛生系統。將身體健康調整好、陰陽平衡,五臟六腑健康,情緒也會平穩、心理也就健康,犯罪自然大幅度減少。此乃釜底抽薪之法,一舉多得,可由根本上解決全世界目前這些棘手的問題。

中華文化重視“靈性”與“身體”來發揮人體的全部潛質,天人合一、身心合一,這是中華文明能高度長期發展而不會產生失衡現象的重要原因。中華文化截然不同於我們這次文明的科學發展方式,甚至對物質的認識亦大異其趣,走的是另一種發展路線,這種文明遠遠超越現代文明。現代人重視的是聰明才智,知識的灌輸、傳遞,卻忽視心靈(內在意識或內在力量),當社會腐化、貪財愛富、好逸惡勞和窮奢極欲的時候,人們就日趨墮落、沉迷於貪婪和權力,這就是人性的悲哀,亦是我們一直強調的身心失衡。

人心不古,表面上算不了什麼,但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影響深遠,必須防微杜漸,以免養癰遺患(沒有幫人的心、愛心、同情心 ...... 在這個社會是很普通的事情,不需慚愧)。也只有在這時,才能凸顯出中華文化的價值和傳統中醫對身心健康社會和諧的意義。這是中醫對世界的巨大貢獻。

這就是人生價值,亦是我們此行的工作和意義 ......

 

English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