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應崇尚中華醫學
這是世上唯一經過幾千年考驗的醫療系統,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

DuoSuccess.com

西洋醫學有本事讓人們對他寄予過高和不實際的期望,並且在最後的關頭仍然堅信不疑,死心塌地,死而無憾,死而後已(雖然病人們一早就被迫簽署了一切後果自己承擔,與西洋醫院和西洋醫生無關的文件——他們規避了法律的制裁,但他們無法逃避終生承受良心的悔疚和譴責)。我們有足夠的理由質疑西洋醫學存在的價值,即西洋醫學院、西洋醫院、西洋醫生存在的價值,因為他們除了是在為西藥廠打工賣藥(賣好藥尚情有可原,可恨的是賣毒藥,賣致癌的藥)、銷售本身就對健康有損的器材(如CT, X-ray)之外,實在看不出他們為病人作了什麼有益的事情。就像我們有足夠的理由質疑香煙廠和毒品加工廠存在的價值一樣(香煙廠往往都是合法的,甚至是屬於國家的,最起碼交錢給國家,國家有稅收)。盡管絕大多數的西洋醫生當年報讀西洋醫學院的時候並不知這是一間高檔銷售經紀培訓中心,他們被誤導以為畢業之後真的可以像中醫那樣救死扶傷,救人於水火,事實上畢業之後只是當了一個高級銷售經紀(還有難聽的,因其畢生專門販賣毒品,即名副其實的販毒者)。他們將有毒的毒藥賣給無知或被各式各樣的渠道誤導而輕信他們的病人,將致癌的毒藥灌進可憐的病人嘴里,注射入病人體里;將病人的五臟六腑不負責任自以為是地隨意切除,就如扁桃腺和盲腸一般(盡管這是非常重要的免疫系統),甚至將已生育過的婦女的子宮視為多餘的器官隨手切除或找個空閑些的時間來切除。

這就是事實的真相和真實的寫照,西洋醫生=毒殺者(有牌的毒販子),當然要嚴格規管,因為其所用的毒品必須準確到毫釐克級,同時是用公斤體重來計算,嬰兒甚至要準確到出生後第幾天。而一般的吸毒者,他們並不要求如此準確,用針筒抽些自來水和和毒品,多些少些都不要緊,搖晃幾下,就可以注入體內了。

我們需要健康,我們不需要毒藥,我們需要治病,而不是服毒,不能前門驅虎後門進狼,非典病人的後遺症不是我們的希望。每到夜深人靜,這些販毒者們的內心會否有一絲絲的內疚感?我們還可否指望這些販毒者們還有一丁點良知或者是道德勇氣?是時候了!

很多病人的家人將自己的親人送往西洋醫院,本身也是屬於無奈,他們被西洋醫學以及相關部門誤導(包括電影電視的一些情節,如心電圖的波紋線成水平線時,即是英雄亡故之時!稍有一些常識的人都知道西醫至今仍未解決正確判斷死亡的問題,更何況心電圖水平波紋線並不表示病人是否死亡),以為西洋醫學是最好的選擇。否則就會被人視為不孝,不關心,未盡責任,即很大一部份是因為社會的壓力,做給人看,以求心安。當然,這與人們被自覺或不自覺的誤導,或無知有關(如喜慶要找最高檔或被認為是最高檔的場所,抽煙需要某一名牌),或者是民族的自卑感作祟,唯恐羞辱門楣或降低身價(如不願用四書五經作為孩子的學習教材,自己從來也不屑一顧;盡管現代西方教育制度被證明是失敗的,而且中國院校使用大量時間學習英語而忽略其他知識的弊端眾所周知)。

其實,大家也明白,西洋醫學對疾病是沒幫助的,待西洋醫學發現病人的疾病時,病人本身的疾病已屬沉重之例,因為西洋醫學無法在早期發現疾病,無法在早期診斷疾病,如此沉疴再加上西洋醫學的毒藥,無疑是自殺行為。正是「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惟有正視或使用經過五千年考驗的中醫,挖出疾病的根源,才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由於西洋醫學的先天缺陷和後天不良,所以無論如何努力,都會顯得左支右絀。這種情形不是只增加設備,增加撥款所能解決的,疾病必然防不勝防,愈演愈烈。現在的情形已經充分說明了此問題。

我們呼籲病人及病人的家人關注和一起致力用中華醫學逐漸取代西洋醫學,正在成為主要醫療系統的趨勢。

要達成“用中華醫學逐漸取代西洋醫學”的趨勢,以目前人們(包括中國)的習慣來看,雖然不容易做到,但事在人為,大勢所趨。畢竟是病人們的切身利益,只是病人們不知道而已,一旦病人們知道真相,就像非典的真相和結局一樣!只是人們還會被蒙騙多久呢?人們未能獲得原本可以得到的有關中醫療效價值以及西洋醫學極其危險的資訊,真叫人可嘆,深感悲愴。

過去40多年使用西洋醫學的人逐漸趕上使用中華醫學的人,同樣,只要我們有決心、有步驟,也可以改變這種現象(立論根據是中華醫學遠超過西洋醫學,遠比西洋醫學優秀,兩者不是同一層次,甚至不是同一類的產品)。這必須從社會的各個層面去努力,使中華醫學有合理的空間,再配合各種措施和辦法,使人們(包括中華民族)對中華醫學重新評價與肯定,開拓中華醫學的溝通管道,不再局限於狹窄的縫隙中,以展現嶄新的局面。

另一方面,若要中華醫學在人們(包括中華民族)之中廣泛流通及應用,就必須設法加強人們(包括中華民族)對中華醫學的學習和掌握。因為中華民族是中華醫學的載體,中華民族都不用中華醫學,不學習中華醫學,中華醫學又如何能維持生命力。而當人們(包括中華民族)使用中華醫學,便能親身體會到中華醫學的優美與價值,從而深知加以愛護和應用。在社會上,無論是工作場所,還是社交場合,都應抓住機會宣傳中華醫學和多用中華醫學,使中華醫學成為活的醫學。

雖然有不少中醫師改用西藥,改用西洋醫學的方法(為了西洋醫學的大處方和高回扣的只是極少數),這只是他們誤解中醫,未遂學好和掌握中醫而已,說明他們偏信西洋醫學,並未了解西洋醫學的各種毒副作用,不知西洋醫學的盧山真面目。中醫有五千年的歷史和內涵,易學難精,有很大的跨度,深度和高度令人嘆為觀止,沒有十年廿年時間難以入門,急功近利者根本無法近之,更談不上登堂入室。不同西洋醫學四年就可以畢業,實習一年就可以成為一個成功的銷售員,為西藥廠售賣推銷有毒的藥品(毒品)給病人,包括他自己以及自己的父母兄妹親朋好友。並且在相關部門和媒體的協助下,將自己以及自己的父母兄妹親朋好友催眠洗腦,堅信西洋毒藥可以毒死疾病(讓他們忘了同時可以致命),堅信高科技可以將病變的臟腑切除(讓他們忘了削足適履,緣木求魚,刻舟求劍)。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2004-12-21表示,將在研究一些止痛藥增加心臟病風險方面,「保持所有規章制度的有效性。」繼發現輝瑞藥廠止痛藥希樂葆(Celebrex)增加心臟病發病的嚴重副作用後食藥局20日對另一個同類非處方止痛藥奈普生(Naproxen)提出警告,它也有類似副作用。奈普生(銷售品牌Aleve)與希樂葆同屬Cox-2抑制劑。

這兩種藥品接連出問題,讓FDA不得不思考對這類藥品做出新規定,此前默克藥廠的止痛劑偉克適(Vioxx)遭披露有相同的嚴重副作用時,默克還曾經以偉克適與奈普生同樣具有保護心臟效果來反駁。偉克適在今年9月底被迫全面下架。華盛頓大學風濕病醫師加德納說,「這對我們和患者來說,都很困擾」。

雖然取消了許可,即便是即時生效,然而這些西藥對患者所造成的巨大破壞,已經不可彌補,所以再談什麼高科技,於事無補!我們可否關注現在正在使用的西藥?關注現在正在使用的西洋醫學?

乙肝治療一直是西洋醫學界的一大難題。國際上(西洋醫學)公認的防治指南中明確指出,乙肝無法治癒,其治療目標只能是通過藥物來長期抑制病毒,延緩疾病發展成肝硬化、肝癌。

作為世界第一的乙肝大國,中國約有1.2億人攜帶乙肝病毒,其中慢性乙肝病人3000萬,每年有35萬人死於慢性乙肝相關疾病。而因為“遭遇”乙肝,給患者日常生活帶來的種種不利影響也是極其巨大的。2005年01月19日,中國中華醫學會首次發佈了對這一特殊群體進行的認知現狀調查。研究者通過在北京、武漢等六個城市隨機抽取425名乙肝患者進行面對面訪談發現,60%乙肝患者飽受乙肝之累,他們的生活也因此徹底改變。

那些對乙肝治療不切實際的願望和不現實的企盼,都是因為乙肝患者缺乏對乙肝病因和傳播途徑等知識的正確瞭解?又為什麼不是西洋醫學缺乏對乙肝病因和傳播途徑等知識的正確瞭解?不是西洋醫學對乙肝的治療目標缺乏正確認識?又或是西洋醫學引以為傲的呢?乙肝患者又是否應該注定死路一條呢?

事實上,西洋醫學對基因、靶向治療等探索性研究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獲得任何有效性的證明,很多研究僅僅處在動物實驗階段,根本不可能用於臨床治療。包括任何與病毒有關的疾病。

這就是自我標榜最先進的西洋醫學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嚴格審批,世界標準,世界接軌之處。還有許多諸如此類,如長期用抗生素會致癌抗藥性肺癆蔓延中亞東歐研究發現使用抗生素與罹患乳癌有關聯耐藥細菌嚴重威脅健康耗費保健系統巨額資金專家稱濫用抗生素導致病毒抗藥性增強雌激素替代療法有導致女性中風的危險荷爾蒙補充療法可能會造成聽力受損荷爾蒙替代療法可能增加罹患哮喘的危險避孕藥會令女性變得霸道婦女服含雌激素藥物可能致癌維他命丸或致心臟病服食維生素補充劑未必有益維生素E或有害健康美治腸胃易激藥疑可致命哮喘藥可致肝病變殺祖父母的男童說是抗抑鬱藥惹的禍抗抑鬱藥增病人自殺傾向孕婦服抑鬱藥或損胎腦抗抑鬱藥Nefazodoneo 可能導致肝功能衰竭加拿大當局禁售抗抑鬱藥Serzone用感冒噴劑永失嗅覺心臟病人服藥多不見有好處降膽固醇藥Crestor可致命Thermonex減肥藥有危險婦服減肥藥丟命惠氏藥廠賠78億紫藥水可致癌醫生震驚中國六億九感染乙肝病毒濫用禽流感疫苗可加速病毒突變數百萬英人枉打流感針流感疫苗注射會產生副作用晚期癌症八成治療過度藥品功效有疑行業前景添陰影全球藥品一成假貨藥商隱瞞副作用危害病人處方藥物只對少數病人有效三十九種注射劑政府下令要回收歪曲醫學研究報告藥廠操控新藥產品英年萬人吃藥喪生病人接受治療會經歷併發症及後遺症英科學家呼籲對止汗劑含的parabens重新進行安全檢驗醫院噪音礙病人康復美研究證實醫院並非休養好地方人類目前對控制這類病毒方法有限港900多患者治癒記憶力恐將退化......,林林總總,枚不勝數,名副其實的庸人自擾。

現代的科學家們幾乎每天都有驚人的大發現,轟動一時的新說法。是否說明這些新的發現事實上就是他們以前不認識或不懂得的?基於西洋醫學的種種問題,建議那些 仍然或已經使用西洋醫學的人們謹慎從事,即需要它的人應該很清楚為什麼需要它和更進一步認識它。

2009-10-13 《泰晤士報》報導,英國科學家證實,孕婦可以把癌細胞傳給未出生的嬰兒。這一研究打破了西醫的理論,揭穿了現代科學此前對生物學的謬誤(一直以來西醫都相信胎盤在保護胎兒健康方面的作用,因為胎盤只能使極少數的細胞穿過,從而使癌細胞不可能傳給胎兒。但是這項研究顛覆了這種說法)。研究顯示母體內的癌細胞會穿過胎盤進入孕育中的胎兒體內,並成功繁殖。胎兒的免疫系統不能覺察到有癌細胞入侵。

 

南極洲,一片面積為500~600萬平方英里的大陸,目前全部為冰層所覆蓋,是“不適於人類生存”的地方。1830年由北美的捕鯨人員發現,一直都被認為那?始終披蓋著一層冰雪的外衣。只有苔蘚、地衣、海藻、沒有翅膀的小蟲、微生物和著名的企鵝,才會在這片冰封的大地上居住,或者說,我們相信就是這樣的。

據報導,在布什第二任總統期開始後,美政府智庫蘭德公司即向美國防部遞交報告,建議美軍加大學習中國人民解放軍戰法的力度,重視學習和運用解放軍戰術。

蘭德公司認為,在伊拉克戰爭的大規模戰鬥中,美軍使用的基本戰術其實就是解放軍的“三猛”、“四快一慢”和“奪氣制心”等戰術。“三猛”就是“猛打、猛衝、猛追”。“四快”指向敵前進要快;遇到敵人後準備要快;突破敵人防線後擴大戰果要快;敵人潰退後追擊要快。“一慢”即總攻發起時機要慢,但是攻擊開始後整個行動的節奏要快。“奪氣制心”就是對敵人心理施加影響,打擊其士氣和銳氣,使之失去戰鬥意志。蘭德公司的這份報告還強調,美軍應強化學習解放軍在革命戰爭年代的遊擊戰法和解放戰爭時期靈活有效的殲滅戰法。

邏輯學中的大前提錯了,無論小前提如何正確,結果也是錯的;戰略錯了,戰術如何好也難免失敗的命運。同樣,西洋醫學是以藥廠生產的藥物決定療效,以至整個西洋醫學的前途!如此,西洋醫學還有前途嗎?西洋醫生再如何有愛心,還能有療效,能幫助病人嗎?覺醒吧!

中華醫學的受惠者多是沒錢或沒文化的病人,接受現代教育的人也多不耻於傳統文化,他們追求向往迷信西方的所謂先進科學,因為他們告訴他們這是先進科學,他們也相信他們的是先進科學,當然順理成章地亦相信管理這些先進科學的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畢竟是西方的月亮。

中華民族如果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中華醫學,看不起自己的民族文化,無知地認為這是欺騙是迷信,是有害的資訊,則是多麼的悲哀。洋為中用的前提是有用,否則不能用。有多少人喜歡吃聖誕火雞的?因為根本沒層次。

仁心濟世是不夠的,還要有仁術,否則是好心做壞事,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像非典來臨之時。和藹可親,滿腔熱情,對病人來說不是第一需要,把病治好,把命救回,才是第一需要,才是病人的切身利益所在。即治病救人需要仁心仁術。

在很多人眼?,醫療就是西洋醫學的代名詞,就像人們誤以為科學代表了先進,開口閉口都把科學挂在口上,將之視為眼鏡上的標籤,無比的榮耀。其實最早的醫療是被西洋醫學取代的中醫。中醫雖然被取代了,但更讓西洋醫學頭痛的是,2004年,中醫開始公開與西洋醫學叫板!它不僅能夠治療西洋醫學能治的疾病,也能夠治療西洋醫學不能治的疾病,與西洋醫學相比,價廉、速度快,以極低的資源、方便高效的性能迅速贏得了患者的喜愛。

中醫正在被人們認識和接受!作為一個古典的中醫醫療系統,這遠非一個病例的成功那麼簡單,從根本上講,這是中醫社群的一個里程碑式的成功。它預示著中醫模式的成熟,是對以西洋醫學為代表的現代醫學專有運行模式的根本性挑戰。這麼火熱的中醫,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們就不需要再關心西洋醫學關於西藥的安全公告了——我們都用中醫了(當然同時別忘了為西洋醫生們設立一個失業基金),這就是歷史的潮流!

市場法則是適者生存,市場的擇優淘劣也不是第一次,不需要難過。目前只是由於人們對中醫和西洋醫學的認識不足夠,以致中醫未被廣泛接受,未成氣候,就像塵封的珍珠。不過,這種情況可能因人們對中醫和西洋醫學(隨便一種)的認識加深而隨時發生翻天覆地的轉變。不知道面對這樣一種可能到來的威脅,西洋醫學巨頭們作何感想。

對於中醫來說,中醫的運行成本幾乎為零(真正的成本是學習,因為學習和掌握是目前需要解決的其中一個問題,需時甚長)。一旦中醫出手,將古老和現代的科技有機地相結合,利用無處不在的國際互聯網,向人們提供優秀的中醫服務,那將呈現一個樂了病人苦死西洋醫院的局面。

西洋醫學亦自知江河日下,技不如人,也希望另找出路,他們投入重金研究中藥,問題是他們用他們的方法研究,即用西洋醫學的方法研究中醫。如他們研究中西藥相沖的問題,竟提出“應盡量避免同服中西藥,若真的需同服,亦盡可能相隔至少四十八小時,使殘留體內的中藥或西藥排出體外”。他們認為“同服中西藥,可能因藥性互相影響,產生不良後果。若中西藥性相反,有機會互相抵銷療效。部分中藥成分會影響西藥吸收,或影響西藥在人體內分解,如石膏及珍珠內含金屬離子,若與抗生素四環素結合,不能被吸收。部分減肥茶可能含番瀉葉、瀉鼠李等成分的中藥,加速腸道蠕動,減少藥物留在腸內的時間,但亦間接減少了藥物的吸收。此外,一些常見的中藥材如麻黃、人參、銀杏、甘草和涼茶所含的某種成分,與部分西藥相沖,不能同服”。他們希望研究中藥材的藥理機制,甚至希望研究當中哪些成分產生作用,如丹參的成分有助擴張血管,靈芝亦可醫治類風濕關節炎,銀杏則有助抗血管氧化。

令人啼笑皆非,不倫不類,不西不中。我們很想送些芝麻綠豆給他們這些先進的實驗室,看看可否檢驗出什麼東西。他們把問題看的太簡單了,他們忽視了人是有思維有意識有靈魂的(包括動植物)。

印度洋大海嘯發生以後,動物屍體罕見。特別是印度南部TamilNadu省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及斯里蘭卡的Yala野生動物保護區,原來棲息在海邊的野生動物在海嘯到來之前紛紛逃生,海嘯以後又重返棲息地。相形見絀,人類的脆弱在大自然面前一覽無餘,比不上缺乏由電腦和海浪預測等專業設備組成海嘯預警系統的動物。雖然我們的成語里早就有老馬識途(戰國時齊相管仲,隨桓公出征,在回程時迷路,於是讓老馬走在前頭,其餘人馬跟隨在後,終於找到原路。典出韓非子˙說林上),以及用動物異常活動預測防範自然災害的種種諺語,但都被偉大的現代科學家們斥為封建迷信,不屑一顧(包括中醫)。

同時,中醫的診斷和判斷方式亦是與西洋醫學截然不同,不可同日而語,更不可混為一談。不可用西洋醫學的診斷去參照中醫的診斷,中醫的診斷也與西洋醫學的診斷風馬牛不相關,因為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系統和體系,出發點和目的亦完全不同。望學者們和病人們切記,勿被人混淆或自己將自己混淆!雖然表面上看中醫和西洋醫學都是醫學,但內涵和本質者不同,不可簡單類比。

有些人,包括中醫的博士或者專家,被西洋醫學所蒙蔽,花費寶貴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探討中西醫的異同之處,希望兩者可以結合,其實是異想天開,此兩者絕不可能異曲同工,兩者的思維模式不同,他們在根本上就存在哲學性的區別(西洋醫學傾向於將人體切割區分為多個部分(幾近五萬),並將這些部分細加剖析,與西藥配伍,對號入座;而中醫將人體用黑箱的模式分為五臟六腑和十幾條經絡,即可提綱挈領,了然於胸)。中西醫結合,一句話就把中醫給害苦了,此乃一個極為錯誤的邏輯概念,病人以為西洋醫學也是醫學,也可以和中醫相提並論了。當西洋醫學將箭桿割斷時,民眾山呼,以為從此痊癒了,雖然西洋醫生也是如此告訴民眾,將癌腫切除=癌症痊癒,但紙包不住火,患者終有知道和醒悟的一天,有如非典讓民眾之覺醒。中醫的有志之士們,真是想學業或事業有成者,必須扎扎實實地將時間和精力花在中醫的基礎理論上,別去搞什麼抗癌抗愛滋病的探討,因為這些不值得你們如此青睞和追逐。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無所為而無所不為,才應該是有志者所崇尚的。

何況愛滋病也絕非西洋醫學所說的如此難治,最起碼不是病入膏肓,因為發現後還能存活十來年;相對而言肺癌肝癌就更為時間倉促了些,因為發現後往往只能存活幾個月,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在西洋醫學發現肺癌肝癌之前的八年或九年就發現並且治療之?我們又為什麼需要西洋醫學的許可或首肯?西洋醫學有如此的能耐或本事?事實已經說明西洋醫學沒有能力提前診斷,他們發現的時候肯定已是晚期。

梁書˙卷十˙夏侯詳傳:「擇善而從,選能而用,不以人廢言,不以多罔寡」。作為精明的消費者,擇其善者而從之,應該不困難。養成使用中華醫學的自豪感和時尚,與人與己都有好處,起碼自己和父母親人都不會被庸醫所害。

中華醫學是世上唯一經過幾千年考驗的醫療系統!是成熟的醫療系統,碩果僅存,珍貴無比。我們除了引以為傲,是否還應做些什麼?

還有一點我們需要記住,中醫是醫者父母心,西醫是商業行為。這亦是中醫和西洋醫學最大的一個分水嶺!無論西洋醫生如何的仁人君子,他也離不開西藥,他也無法將西藥或試劑送給病人(因為西藥廠要向他收錢),他必須受制於制藥廠,不能自立於天地之間,亦所謂的先天不足。

對身為西藥廠的推銷員,而有持不同意見者,可以試試贈醫贈藥半年,以昭此心,看看你們的供貨商會不會免費提供藥物給你們──盡管這些說是可以治病的藥物,往往都是無效的(對此有不同意見者亦可以讓供貨商提供可治好糖尿病的藥,當然是可以停藥的,而不是一輩子都需要服用的哪種)。

雖然我們同意有很多的西洋醫生們當初或現在也有治病救人的宏願,只是一進此行,或一進了此西藥廠推銷員培訓中心──西洋醫學院,即身不由己,被洗腦,被培養成閉著眼睛說瞎話,將不完善不可靠的偽劣產品推銷出去。當然,推銷員培訓中心亦沒忘了教他們:為人醫療/推銷之時,別忘了讓人簽一紙不負責任的協議書(讓當事者打掉了門牙自己吞下去,這才可以長久做生意,夠精明)!司馬之心而已,對自己掌握的理論或技術有信心者,可否自己負責任?或者說有否那位西洋醫生有膽識不讓可憐的病人簽此不負責任的協議書?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肯定沒有!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

西洋醫生們失業的問題,可以改行或由政府相關部門安排,因為這不是一個光彩的行業,自欺欺人,從骨子里就沒有絲毫懸壺濟世的概念,只是標準的商業行為,是西藥廠的推銷員而已。

如果哪位西洋醫生仍有治病救人的心,可以再用廿年改學中醫。

有人說西藥服用方便,中藥需要煎熬太麻煩,他們不知道中藥煎熬的道理和好處。中藥需要煎熬,正因為他是中藥!中藥在煎熬之中可以加入愛心、關心、慈母之心或孝子之心,可以提高療效!中藥的煎熬本身即是一個高能高效的「療效倍增器」,可以增強療效高達 50%!你說值得嗎?你願意嗎?這不是什麼科學定理或定律可以理解或解釋的(簡單的驗證方法:二人吵完架後,一人煮給另一人喝,我們可以肯定藥湯中同時也包含了怒氣,喝下去不會有什麼好處。專業的驗證方法:將此碗藥,和另一碗在平靜心態或充滿愛心的狀態下煎熬的相同中藥,急速冰凍後切片,可以明顯看出其波紋不相同,可以很容易分辨出憤怒和慈愛的波紋)。配藥的時候專心致志一絲不苛,這也是「療效倍增器」二,所以我們希望由自己的親人配藥,即自己完成所有的工序。

雖然在一些喜歡現代科技華麗外觀的人們看來,中醫中藥一直以醜小鴨的樣子出現,但終究會成為人們心目中的白天鵝!品質永遠比外觀重要,療效永遠比裝潢重要,何況沒有毒副作用任何人均可安全地使用。可以抓住老鼠,管他什麼貓。

中國農村缺醫少藥的問題,為什麼不可以用中醫來取代,非得用效果不確定但毒副作用確定的西藥不可?昂貴的費用付出之後心也安了眼也閉了!

轉個輕鬆些的話題,說說美元吧,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接受和使用美元,即各國的美元儲備都是各國人民辛苦掙來的血汗錢,是美國對外負債的憑證。不過,現在的美元與黃金不同,其本身沒有任何價值,是不再與黃金掛鈎因而不能保持定值的“信用”貨幣/紙片。有多少美元流出美國境外,就有多少等值的物質財富流入美國。進出口相抵後,外國持有的美元儲備餘額淨值,特別是長期不動的那一部分外匯儲備,就是美國的純利潤。當其他國家要把這些美元換成黃金或所需商品時,它的實際價值卻已經縮水。只要美元貶值,美國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賴”掉其大部分甚至全部的對外債務。20世紀60年代,當佈雷頓森林體系還存在時,法國人就指出了美國“無須擔憂的逆差”問題,即美國通過美元霸權對世界各國的掠奪和剝削。

人類動物植物的基因及其組成,有很多是相同的。有實驗將人的基因植入樹中,讓樹帶有人的基因,並用此作為商業行為,即活著的墓碑(此僅適合於無知者,當他們明白之後,一定啞然失笑)。物質不滅,靈魂也無處不在,如此,再生來生,前世之類的,也不難理解了。用基因的組成來解釋,人含有水稻的基因,水稻也含有人的基因,這就是生生不息,又何必糾纏於此。

有些人一天到晚都在念經,這樣的意思是講/或講難聽些的是自私或自己。人在此世上有很多層次,有上、中、下,如僅是為了自己而忙碌者,層次較低。如果一個人可以得道的話,就不是這樣解釋了,生而知之為上,人的本性或本能,經過千百年的進化,有很多東西已經儲蓄/隱藏在心中。這個心,就是西醫解剖學所說的心,不是大腦。很多東西很難解釋,在現代的生理學實驗,將青蛙的離體心臟放在生理鹽水里,可以博動很長時間,這又如何解釋?西洋醫學的解釋信得過嗎?如可用靈魂來解釋,就容易多了,傳統文化所說的人的靈魂,以及奈何橋,迷魂湯,天堂地獄,或不同宗教的天使撒旦惡魔,是否比西洋醫學家和科學家們更合理?

我們相信,當人們真正認識和了解中醫和西洋醫學之後,人們會毫不遲疑地選擇中醫。病人和中醫將能夠和睦共處和相得益彰,主要的障礙只是“認識和了解”。市面上沒有其他醫術能夠在療效、安全、速度和性能方面接近我們的中醫,中醫不僅僅能治病!還可以快治快好!它勢必將震撼這個世界。非典之後中醫的地位提高了不少,現禽流感已很接近人類。禽流感遠比非典可怕,我們不希望由禽流感來提高中醫的地位。

非典之後,遍佈各地口岸關口的體溫測量儀,日新月異,有增無減。但不明原因的病毒感染仍層出不窮,令人想起二戰時什麼固若金湯的防線,或某些政績工程,因為發熱已是以後的事,而且也不一定會發熱;包括腦膜炎,腦膜炎帶菌者可以是沒有發燒病徵,體溫量測量儀只能測量到正在發燒的人士。抗禽流感的藥物有,也幾百萬幾百萬地進貨庫存,但前提是要求禽流感病毒不變形不變種不異變,笑話!天下那有不異變的病毒,豈不是像打仗時要求敵方不動當靶子?同時不允許老百姓自行去藥房購買,唯恐產生抗藥性(抗藥性其實就是病毒針對此藥產生了變異,是病毒的基本技能之一)。如此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話語是出自有關當局之口,實仍百歲老翁攀枯枝之盲人瞎馬,所託非人。

近百年來,西方國家在工業革命的推動下,帶動了西洋醫學的發展,但西洋醫學的主要成就,僅僅在於它的基礎理論和診斷學的自以為是的發展上,在治療學上卻嚴重脫節,即診斷和治療嚴重脫節。診斷和治療被人為地,也或許是無意地分開了,有些類似於西洋醫學精神疾病中的人格分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實驗室的結果是有效的,但到病人身上就是無效的,或者實驗室的結果是無效的,但到病人身上就是有效的。西洋醫學之治療僅僅局限於病原學疾病的治療,對複雜的多因素、多系統的疾病治療卻鞭長莫及,只能停留在對症治療上,頭痛治頭腳痛治腳,層次低下。反觀中醫,從整體觀念出發,整體免疫,整體治療,辨證施治,多系統、多層次、多環節防治疾病。

西洋醫學已到盡頭,基因已到盡頭(不可再分了),不可知理論和不可測理論,讓現代的西洋醫學家和科學家們吃盡苦頭;中醫的雙向性和優越性此時盡顯英雄本色,品質永遠比外觀更重要,價值和價格根本是兩回事。桑榆之機不可失,前車之鑑不能忘(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如,雌激素和孕激素一直被西洋醫學研究人員認為可以協助停經的婦女防止或減少小便失禁。

隨著西洋醫學化學藥品嚴重的毒副作用愈來愈甚,出醜狼藉,使無辜的病人們雪上加霜,怨聲載道,其本來面目逐漸被人們所認識。很多危害人類生命健康的常見病、多發病、難治病都尚未發現滿意的治療藥物,很多很簡單的疾病都要一輩子服藥控制而不能根治。因此,一個「回歸大自然」和「重新重視天然藥物」的熱潮正在興起,雨後春筍般的健康食品直銷或傳銷公司遍及各地,形成了一個壯觀的奇景,同時也表明了人們的無奈和心酸,因為人們發現了西洋醫學化學藥品不可靠的療效和危害。「天然藥物熱」給中醫藥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機遇、挑戰和市場,歷史的機遇為中醫藥帶來了發展的契機。中醫不僅是中國的,也是全世界的。

中醫的生命力與中華民族的歷史形影相隨。中藥品種之多,資源之豐富,用途之廣,開發前景之廣闊,是任何一個國家或民族所沒有的。由於中藥製劑以天然藥物為原料,講究綜合療效,故越來越引起人們的興趣和重視,「中國的草藥已成了西洋醫學研究人員的金礦」。中醫優勢明顯,資源豐富,可持續發展性強,是未來醫學發展研究的方向,理應對全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中醫能治百病?錯!說中醫能治百病並不公平,中醫何止能治百病?中庸之道,將經絡和五臟六腑調平衡之後,所有疾病都好了,又何病之有?中醫是整體平衡,整體免疫,整體治療,牽一髮而動全身。中醫的發展方向不是補充西洋醫學的不足,而是取代西洋醫學。

西醫可否治好病是技術問題,將中醫的預防為主取消是原則問題:西洋醫學的最可恨之處,不是他們治不了疾病而又擔擱病人寶貴的時間和生命,而是病人們偏信他們的如簧之舌,把中醫預防為主的原則拋之腦後!病人們只在病入膏肓大勢已去萬劫不復的時候才想起中醫,難為他們在千百年的進化之後潛意識里仍然還記得有中醫,臨急才來抱佛腳。上工治未病,即好的醫生應該在病人未病之前就開始防治,這是中醫幾千年來的傳統,現在被人輕輕地扼殺了,多可惜啊!西洋醫學也希望可以及早診斷和治療,只是他們沒此能耐,或者說他們也是挺可憐的,他們也應該知道他們本身理論和行為的缺陷,以致多少人誤診,多少人死於醫療事故(可以說幾乎每個人的親人里都有受害者,包括西洋醫生的親人甚至於其本身),你呢?有否至親好友為庸醫所害?雖然在西洋醫院里枉死是合法的,醫死了人沒人負責任,也不需要負責任,這對病人不公平,我們也不相信他們會心安。當他們黔驢技窮的時候,還有理直氣壯的一招就是責備病人們平時不運動:)

還有一個混淆或問題是人們被教育:西洋醫學或西洋醫院是唯一的醫療方式,只有西洋醫院才是正確的治病方式或場所。這是一種奇怪的概念、政策或教育,姑且不論好或不好,可靠或不可靠。人們覺得不把所有的錢交給西洋醫院,會良心不安,只有將錢花光了,被西洋醫院趕出來,才心安理得——這是一個成功的生意!為了避免西洋醫學的危害趨勢擴大,我們應加強宣導中醫的驕傲,以扭轉民眾(包括中華民族)醫療觀念的錯誤趨勢。

西洋醫院是一個害人不淺的地方,現在的疾病和惡性疾病愈來愈多,是因為西醫完全沒有預防功能和觀念,診斷水準低下,一發現就已經是拳頭般大小的腫瘤,治療也往往無效為多,充其量只能起到一個善後或善終的功能,這對病人並不公平。

這就是傳統文化的價值和我們要宏揚傳統文化的理由。當中醫昌盛,中華文化復甦,帶給世界的變化將是革命性的……

現代文化和古老文明,有5000年的巨大跨度,難以理解或不能理解是正常的,容易理解或眾所周知就有些不正常了,何況還存在著誤導。

我們天天嚷著要高品質的健康,而中醫是最有希望實現人們夢想的唯一選擇。讓我們站在病人的角度一起為中醫喝彩,讓中醫邁向全世界,理由很簡單,因為病人需要高品質的中醫!

當然,注意別迷失了自己,尤其是中醫師或中醫工作者們。我們會看到,西洋醫學在同中醫的碰撞中急遽衰落。

讓中醫融入時代,融傳統於新,在年輕一代中發揚光大。啟動傳統,讓人能看到古典的東西,讓人樂意接受,欣賞中國傳統醫學,欣賞中國傳統文化。中醫既不是博物館里的陳列品,也不是古董,並非不能與現代相容。

中醫現在受到嚴重的挑戰,人們對中醫的選擇跟以前大不一樣。西醫形式的商業化和越來越多的醫院和利潤,對中醫是極大衝擊,但同時也是機會。中醫院減了,看中醫的人少了,中醫生也少了,雖然是殘酷的現實,卻不需難過,不需為中醫的命運哀歎,應面對現實。來看中醫的沒以前多,問題是療效本身,要在療效方面多下工夫。中醫近幾年有很好的發展,仍有它一席之地,有的中醫做得非常好,療效好收入也好。所以不應該說今天到了穀底,應該說現在是沖出穀底的時候,曙光在望。想辦法讓年輕人喜歡中醫,不斷探索改革,培養人材,中國的傳統醫學會走出新天地。到校園去,給小朋友講中醫,給大學生示範中醫;到農村去,到偏僻和難有機會看到好中醫的地方去,讓更多邊遠地方的人民有機會看一看以中醫為代表的優秀民族文化。我們有義務弘揚民族醫學和民族文化,只要有時間,我們就要去做。

八國聯軍打進中國之後,中華民族的自尊下降了,被打掉了!而且加上本地薑不辣,自己看不起自己的祖宗,本國的東西,祖先的東西,古老的東西,傳統的東西,都扔棄了或打算扔棄,因為壓根兒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現在,人們開始進入生活較安定階段,生活品質和生活條件都比以前優越,那麼就是需要民族文化、傳統醫學來進一步優化。不但要繼承,還要發揚,要擷取出傳統醫學的精華和無窮的魅力。

使用中醫,不只是鄉土情感,民族自尊,更是明智的選擇,智慧的表現,科學的遠見和民族的責任。簡單地說:我們不希望我們優秀的中華民族接受低劣的西洋醫學庸醫的折騰,更希望把優秀的中華傳統醫學帶給全世界缺醫少藥的病人。中華民族的後裔們,溫飽之余不妨偶爾記得自己是炎黃子孫,而炎黃子孫又是否記得自己的民族?或願意為自己的民族做些什麼。

在目前成熟的中醫系統中,西洋醫學的使用者不必擔心轉用中醫會出現什麼問題。西洋醫學得到政府的支持,中醫亦然,同時中醫更具有西洋醫學缺如的功能和更安全有效的療效。

讓西洋醫學系統下課!作為醫療系統,中醫可完全取代西洋醫學系統,也應該取代之。如同有了使用太陽能的汽車,而且太陽能的轉換效率高於汽油的時候,為何還用汽油車?

沒有中醫的參與,西醫無法面對病毒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