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診斷原理的分別是什麼?

DuoSuccess.com

診斷不是目的,只是抽換概念、無知的推諉和商業敲詐。

診斷對病人來說並沒任何意義,別用診斷來打發可憐的病人,別顧左右而言他。診斷和治療是二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別混為一談!記住:病人目的是治療,絕對不是診斷。

隨便在網上搜搜,都可找出成千上萬日新月異、層出不窮的診斷和綜合徵名稱(以此和飛速發展的商業行為遙相呼應)。與此同時,日積月累、貧病交迫的病人賣田賣地、水深火熱、生不如死!看看身邊的精神問題患者吧,醫院已經容納不下了,只好美其名曰“回歸社會”!現代社會的治安問題,此君功不可沒矣。

中醫和西洋醫學的診斷是不同的,不可同日而言,要比較或究竟誰的診斷正確,看療效或看生存率即可。中醫治療,西醫檢查,仍認賊作父行為。

現代人的思維的確令人難以理解。有病就治病唄,為什麼要知道痛因?如同肚子餓了,明明是坐下就可以吃,卻要畫蛇添足,先研究清楚谷子如何發芽、成長、抽穗、收割、去榖、成炊......

有一次在西安,我們展示音樂治療之後,一位問題少年的家長問中醫音樂治療的原理,在下張口結舌,悠悠千里從何談起?好在這位先生才華橫溢,自己已滔滔不絕、口若懸河、侃侃而談......,他對現代心理學瞭如指掌,引經據典,令在下汗顏......!但別忘了我們目的,理論再好,說的比唱的好,於事無補,情何以堪?我們離開之後,他還要求給張CD研究。其實,他本身就需要幫助。如果他用了五十年的時間研究,弄通弄懂了才回過頭來治療其孩子,又為什麼不現在就治療孩子?忍心讓孩子等五十年?倘若事與願違,他無法明白呢?何況明白和能做到又是兩個概念!

意大利蒙扎市議會曾通過一項法案,禁止市民將金魚養在圓形魚缸裡觀賞。提案者解釋說,把金魚關在圓形魚缸裡非常殘忍,因為彎曲的表面會讓金魚眼中的"現實"世界變得扭曲。有趣的是:我們又怎麼知道我們感知的"現實"是真實?金魚看見的世界與我們所謂的"現實"不同,但我們怎麼能肯定它看到的就不如我們真實?或許我們自己說不定終其一生,也在透過一塊扭曲的鏡片打量這個世界。

當然,西洋醫學之所以局限和片面,并非西洋醫生之錯,而是整個西洋醫學體系的問題,其中最致命的地方是忽略了宏觀,而太過花時間於微觀……

癌症和非典使西洋醫學的脆弱性暴露無遺,凸顯了西洋醫學的不堪一擊。

只是,這些工作中醫在幾千年以前就已經完成,並且沿用至今。

2003年國際體壇籠罩在死亡陰雲之中,其中最震驚的無疑是2003年6月份在聯合會杯足球賽半決賽中喀麥隆球星福的猝死,關注運動員健康問題再次被提上議事日程。此外在2003年初巴黎-達喀爾汽車拉力賽中48歲的法國車手科維、巴黎到尼斯賽自行車賽中的哈薩克斯坦名將基維雷夫、哥斯大黎加長跑老將阿爾法羅、加拿大最著名的馬術女選手艾米.丹傑斯等也是2003年國際體壇長長的運動員意外死亡名單中的亡魂。這樣的誤診,比比皆是!

專家的定義是「精於某種學識或技術的人」,君不見什麼世衛的專家或什麼西洋醫學的專家圍著非典團團轉,這又是什麼專家呢?起碼理論上也別自詡專家,治不了防不了就不是專家了,或如捉鰐魚專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西洋醫學對愛滋病還無可奈何的時候,有些西洋醫生以專家的身份出現在各個場合!

這麼多的病人被延誤診斷,未能及時發現和有效的治療,死於非命,飲恨泉下,又該當何罪,誰應負責?或如非典,輕者勞民傷財,重者禍國殃民,甚者累天下蒼生!這一點,西洋醫學實難辭其咎。

〔路透倫敦2004-01-31電〕診斷用X光會提高罹患癌症的風險高達3%!即有3%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西洋醫學診斷用X光造成的(美國1981年有0.5%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診斷用X光造成的,現在則上升為0.9%)。

斷層掃描增加患癌風險,一次CT掃描所受放射性輻射,跟日本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倖存者所受到的輻射量差不多!

對腹中胎兒作超聲波檢查,可以看到胎兒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因此,一些准父母樂此不疲地對尚未出生的寶寶“現場直播”,希望以此加強與寶寶的情感交流。但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2006-8-8提醒說,最好不要長期頻繁利用超聲波對胎兒進行觀察,因為這可能會影響胎兒大腦的正常發育。耶魯大學對老鼠的實驗結果表明,用超聲波掃描30分鐘以上,老鼠胚胎一小部分大腦神經細胞的“走向”變得不穩定,最後發生“錯位”。長期暴露在超聲波中,也可能會給人類胎兒的腦細胞發育帶來同樣隱患。

問道於盲,借聽於聾(向盲人問路,比喻向無知的人求教。借聾人的耳朵去聽,比喻所求非人而一無所得)。有些病人接受中醫治療,卻用西洋醫學的診斷來觀察療效,這本身是不正確的,因為西洋醫學的診斷至今仍不成熟,就像西洋醫學的治療不成熟一樣。同時邏輯上存在謬誤和矛盾,既然西洋醫學無法治療,你又指望西洋醫學可以診斷嗎,或你相信西洋醫學的診斷嗎(雖然很多人都如此誤認,包括中醫師以至中醫博士,中醫教授)!事實上,西洋醫學有辦法診斷就不會有這麼多晚期癌症了,癌症意味著誤診,癌症=晚期(即晚期了才被發現,而且很多是病人自己發現的)。

如愛滋病的CD4只是西洋醫學判斷抵抗力的指標之一,並不完全/完整反應人的抵抗力,其本身很局限,或不全面,即是說不可靠或沒價值,不需理會(包括其他檢查)!中醫是以肺經和大腸經為指標。中醫治療本身即可提高人體的免疫力,中醫是整體免疫。中醫整體免疫的範疇包含了西洋醫學的CD4,5,6…,使用中醫治療,就應該用中醫的觀點來觀察,而不建議用西洋醫學的不完整的觀點評鑑之;就如同肺結核的鈣化點只說明過去,不表示現在有什麼問題。中醫其實很簡單,中庸之道,整體平衡,將人的抵抗力提高了,人體本身自己就自然知道如何去抵抗疾病。此法遠比西醫的好學和好掌握,最重要的是更高明,沒有副作用。中醫不需要西醫的HIV檢測,有自成一體的診斷體系,請放心。包括三大常規,心電圖,X-ray,CT等輔助檢查/輔助科室/輔助……,別忘了,這只是顧名思義的“輔助”而已。近廿年以來,西醫的輔助手段成了首要手段,甚至成了牟利手段,可恨!在真正的中醫眼里,應該只有病人和非病人之分,而沒有乙肝患者和愛滋病患者的分別(因為這只是西醫近百年的事情)!否則就不是中醫了,中醫早在千年之前就早已成熟!除非是西醫教出來的中醫。即如同動物里的純種和非純種(雜交)之分,不倫不類。

引用一位患者的血淚控訴:可恨的西醫,要麽查不出來,要麽出來就晚了。

全球現在約有一千七百萬人患有心血管疾病,而患上急性心肌梗塞更會有生命之虞,但若可及早發現及治療,存活機會會大增。急性心肌梗塞是心臟病的其中一種,現時西洋醫生主要以心電圖及心血指標測試病人是否急性心臟病發,但心電圖未能準確測出心臟病發跡象,心血指標亦需在患者胸痛一至八小時後,才可有機會成功測試。心電圖的結論是不準確的,三梯試驗更是可恨──誘發患者本來並不算嚴重的心臟病,目的只是開心地告訴患者他有心臟病!反觀中醫,半秒鐘即可診斷,而且不論是在病發之前或之後,這才是價值,只有這樣的診斷才可以真正幫助病人,讓病人提前接受中醫的治療,中工治已病也比心肌梗塞病發之後才搶救有價值。

我在香港乘坐的士時曾試過一個有趣的經歷:當我告訴司機去何處,同時告訴他沿途的大街街名之後,他問我可否帶帶路,我望著他,無言以對(如果病人向醫生求診,醫生卻要求病人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