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學結合的可能性

DuoSuccess.com

西醫是研究尸體,中醫是研究活體(如人體的能量通道經絡僅存在於活體,生命消失後6小時即不存在,這也注定了西方醫學根本無法涉足此中);中醫是以理論指導實踐,西醫是以實驗指導理論;目的不同,世界觀更不同,這是最大的分別,南轅北轍,注定了中西醫的不可能結合。

也就是說,中西醫學現在並不存在結合的共同語言或可能性,亦意味著就算用行政命令,充其量只是共用一間辦公室,在同一個辦公室里各行其是,或者同喝一壺咖啡。西醫有中醫處方權,心情好時抄個湯方給病人;中醫沒有西醫處方權,想偷懶時開張化驗單給病人。如果這也算中西醫結合,則曾經同住過一間酒店,也算是同住。只不過是層面/層次不同而已。

西洋醫學並不是一個完整的體系,而中醫有中醫自己的體系或系統,自成一體(起碼三百年以前一直如此),而且極為優秀,又為何要張冠李戴,弄巧成拙呢?

西洋醫學的毒殺原理,與中醫的調整原理是不同的。西洋醫生要算致死量,算公斤/體重;中醫則概念不同,只是用開關的原理,無毒無害,中醫的治療,是自然的康復,是鼓勵自然的康復,促進自然的康復。用西洋醫學的致死量計算中醫的百花蛇舌草,只有西洋醫學教育出來的中醫才會如此處理!篩選治癌的中藥、尋找有抗癌的中藥,亦只有受西洋醫學教導的中醫才說的出。既然如此科學的西洋醫學,又為什麼無奈小蟲何?無奈非典經典?

中醫是使用宇宙能,中醫處方是宇宙能的使用方法之一,是宇宙能的具體使用,宇宙能的使用,絕非愚昧的毒殺和簡單的切除可以相提並論。長遠而言,仍應盡快以中醫學發展中醫學,將中醫學推向更新、更高的水平,即現代化的水平,與時俱進。

中醫學雖有先進的理論,但因某些原因的落後而制約了發展的步伐。非典型肺炎疫情提高了中醫的地位,我們應該抓緊此機遇發展中醫學體系,在臨床研究上推陳出新,取得更好的效果,令患者得益。

我們不應該花費時間和人力物力在臨床研究上建立數字中醫藥和技術體系。以數字文獻的概念去認識和解釋是西洋醫學的研究方式,並不適用於中醫學,同時會越描越黑,因為民眾的理解能力是有限的,除非你有本事將如此深奧的中醫學理論三語二言解釋清楚。別說民眾不理解,西洋醫生不理解,中醫的從業人員亦多是心中了了,指下難明,並不容易理解和融會貫通。為揚長避短,免陽春白雲,我們應以療效說話,以優異的治療效果公之於世,以高速高效沒任何副作用為特色,讓人們明白和接受有五千年歷史的優秀醫學。

沒有西洋醫學的年代,中國人民是如何走過來的?中醫又是如何走過來的?中醫傳統是醫者父母心,視病人為己出,為之負責,將之用無害的方法治癒,徹底的治癒,不會再發作的治癒!何曾聽說像現在似的,是一種商業關係,醫生設法大處方高回扣,病人設法質疑每個醫生(希望找一信得過和有幫助的醫生),病人與醫生是一種抗拒或對抗的心理,這又如何不影響治療呢?別忘了中醫是要求由兒子煎藥的!

當中醫的目的與當西洋醫生不同,不可同日而言。一個是為理念,一個是為了營商,西洋醫生是或可以是商業行為,而商業行為對中醫來說是不齒的,賺錢不是中醫的目的,更不可唯利是圖,中醫是醫者父母心,“大醫精要”里已明確訓示。

現代人將錢的定義曲解甚至扭曲了,本末倒置,將本應是工具的變成了人生目標,看得比生命還重。試想想,如果一個人將根筷子視同生命,你認為他還有前途麼?充其量只是一個小丈夫。聽說過無價寶?什麼是無價寶呢?

如同現代人只追求診斷,忘了治愈才是目的。

三天二天就有一個新病名橫空出世,嘩眾取寵,其實是新瓶舊酒,陳腔濫調,全無新意。

中西醫結合的唯一好處,是可以緩解西洋醫生面對疾病而無可奈何的尷尬。

有人將香港非典期間一千七百多人染病、二百九十九人病逝、毀滅了數百個家庭的幸福歸咎於對這種新病症所知有限。但事實上,倘若香港政府及醫管局當初不是看不起中醫,倘若西洋醫生能夠及時採取適當的防疫措施(當然,如果有),香港染病及死亡人數是可以大大降低的。全港的醫院無論如何對香港因為非典而出現這麼嚴重的人命傷亡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難辭其咎,但,又能怪他們麼?

在群情洶湧的民憤及強大的社會壓力之下(為什麼就沒人想到追究西洋醫生的責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xx與醫管局主席梁xx先後黯然下台,說實在,他們是挺冤枉和委屈的,如果那些西洋醫生有些本事,別把人都治死了,他們自己也不會死,他們也不會下台,不會成了西洋醫生的替罪羔羊了。人們最想看到的不僅是有關官員引咎辭職,更希望完善整個醫療系統。

紙是包不住火的,西洋醫學在非典面前已經原形畢露,雖然尚不致於危及其目前地位,但令西洋醫生的前途岌岌可危。慘痛的事實,壓抑的怒火,多年的怨恨,總有一日迸發成雷霆之怒,震垮西洋醫生苦心營造的根基。西洋醫生自以為得意的最最高新科技,也不過如此,連小小的非典也處理不了,奈何不了。

中醫和西洋醫生雖然都是為醫,但二者截然不同(麻煩的是現在的中醫也在學西洋醫生了),二者的概念完全不同。就像吃素和吃葷,與有否營養是二回事,是二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西洋醫學的營養專家們解釋了牛為什麼只吃草就如此強壯有力健康,以及草的營養價值和牛奶的營養價值為何不同,之後再去服務病人是否公平一些?

中醫和西洋醫生不僅是學術之爭,而且是與天下蒼生悠悠相關的生死之爭,涉及生靈塗炭,沒什麼溫文儒雅,溫良恭儉讓。因為治不好疾病就等於死,就等於死亡!就像非典的亡魂一樣,或像愛滋病的亡魂!

我們不談癌症,就說糖尿病好了,許多二型糖尿病病人是在發病幾年後才發現病情!這時腎臟可能已經開始損壞, 西洋醫生只能依靠蛋白尿檢查發現病人腎臟是否已經出現問題,也只能對症下藥,減緩病情惡化,對腎衰者也只能被動地用機械過濾,同時知道這是肯定的不歸路,只是拖時間而已,一天比一天重,一天甚於一天!超過四成糖尿病病人會患上腎臟病,最終只能靠腎臟移植或長期洗腎來維持生命。需要洗腎的糖尿病病人中,只有四分之一可以活超過5年,不少也會患上心臟病、中風、失明等併發症。這樣的工作足夠嗎?對得起病人嗎?不但如此,還告訴病人這是唯一的治療方法!

既然我們明白和看出西洋醫生的錯誤百出,為什麼不讓百姓知道?為什麼不讓百姓接受更好的,更加可以挽救他們生命的中醫呢?一位醫師,一位有良知的醫師如果知道自己的定位/立場,就應為病人著想,為病人的利益著想,為病人的生命著想。

西洋醫生本身是受了誤導,不是西洋醫生的錯,是西洋醫學欺騙了大眾,是西洋醫學系統欺騙了大眾!是西洋醫學將不成熟的東西用在病人身上,希望西洋醫生可以覺醒,勿自欺欺人。簡單地想一想,為什麼這麼多的不治之症,同時所謂的可以治療,不過是苛延殘存罷了,未將病因去除,而西洋醫生從未提及去除病因,更不提預防。

當西洋醫生處理不了,西洋醫生放棄的時候,病人們就不會介意中醫是否封建迷信了,他們就會找中醫。只要他們接受和服用中藥,他們就會受益。 但,可否早些呢?!

芝麻綠豆湯可以治病,這是什麼概念?就像原子彈和TNT炸藥的概念,TNT需一卡車才可以炸出一個小洞,原子彈就不是一個洞的問題,而是一個城市的問題了。我們不需跟隨西洋醫生的理論,因為其理論錯誤百出,同時也是說的比做得好。炒花生和煮花生,吃之後身體的反應是不同的,南方人多不習慣吃炒花生,因為會上火。一些婦女,體質較弱者常有暈眩,服炒黑豆即可,簡單有效,實實在在,根本不需什麼防眩藥。

中醫有中醫的理論,慢郎中的稱呼和概念要改改,什麼中醫只能治慢性病,是錯的!中國的歷史本身就是一部戰爭史,中醫有戰傷外科的時候西醫還未出現。中醫有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的理論和方法,亦是說也可用於急救。傳統文化追求內涵,不是形式外在,外表表面。如打太極拳,可以站著打,可以坐著打,也可以躺著打,更可以在靜態之下打,法無定法即是此意。

中醫治療特點是“因人而異”,“同病異治”。中醫強調個體化診治,但相應帶來的問題是很難規範化。比如面對一個病人,10個西醫開出的配方可能都是同樣或基本同樣的(因為都是使用相同的藥廠說明書),而10名中醫開出的配方則會完全不同。

中醫與西醫之爭代表著兩個時代的競爭,這是一場中醫時代巨人和西醫時代巨人對於未來醫療系統地位的爭奪。可以這樣預言,以西醫為代表的現代醫學時代正在加速沒落,而中醫正在顯示一個新時代引領者的形象。這是一個需要中醫的時代,也是一個成就中醫的時代,時代在向我們召喚!

西醫的問題不是收費高昂的問題,而是療效缺乏的問題。沒有療效的醫術不能稱為醫術,也不可能長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