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領先的生物信息論全自動化系統工程
我們超現代的溝通模式

DuoSuccess.com

網上中醫和捷運中醫自助診療系統:患者自行選擇相應項目,自行打印下載相應處方(網上ς能紙、網上ς能方、網上ς能誦、網上ς音樂、網上ς食療)。胎兒、嬰幼兒、視力或行動不便者,可由其親人或他人協助(此系統具有自動糾錯功能)。

表面上這里不同的選擇只是一個迴旋圈,但事實並不如此,該客戶在選擇的時候,他的思維想法已經得到確認和肯定,最起碼他每一次選擇時和選擇的都不相同。這對我們是有意義的,當然也包括患者(網上銀行,證券公司的風險揭示書簽署也只是用鼠標點一下而已,包括軟件公司的自行承擔風險同意書)。

隨著生物學識別技術的不斷發展,通過解讀人類大腦意識來鑒別用戶的生物識別器“思想通行證”――動腦想想密碼“芝麻”自動開門的腦電波識別技術,已在研究之中。這種被稱為“思想通行證”的腦電波識別技術具有獨一無二的安全性,將成為世界上可改變生物特徵的生物學識別技術,用戶只需想出一個不同密碼,將它儲存在電腦中就可以了。不需要鑰匙卡、密碼和其他煩瑣的保全工具,“用戶只需想想他們的密碼”,就可以自由使用個人銀行帳戶取出存款,訪問、存取電腦資料或打開門鎖進入建築物禁區。腦電波的細微區別使得腦電波識別技術成為理想的安全應用程式,“你可以用聲音、音樂或童年回憶作為密碼。你甚至可以給別人一些影像以幫助他們記起自己的‘思想通行證’”。當然,這對於現代的人們來說還只是將來式。

光學地形圖是一種大腦機器介面技術(原理是透過大腦表面發出的少量紅外線光芒,繪出腦部血流的狀況),可以分析人腦血流的輕微變化,然後將這種腦部活動轉化成電子訊息。是一種利用大腦思維來操件機器的方法,只要人動一動腦筋,毋需遙控器就可啟動開關、轉台和關機等。

上世紀70年代美國國防部資助的“生物控制”工程,即是研究由大腦發出指令操縱電腦。通常腦電波在人們活動肢體或說話時產生,而且如果人想讓身體某個部位活動,即使身體並沒有真正動起來,這時候產生的腦電波也與這個部位實際運動時產生的腦電波沒有區別。身體不同部位運動時,從大腦各個區域產生的腦電波是不同的。原理是:將身體各部位和游標的移動一一對應。如使用者想“動右手”,左腦大腦皮質的一部分就活躍起來,電極捕捉到這一變化後就使游標從右向左移動;反之,一旦考慮“動左手”,游標就從左往右運動;想“右腳”,游標向上;想“左腳”,游標朝下。該專案已於80年代初期中斷。

現在,已有人用清醒時出現的α波(腦電波主要分為α、β、θ及δ波四類),成功研發出以腦電波啟動的「意念開關」。只要使用者腦海閃過「開啟」的念頭,浮貼在後腦的腦波儀就會將訊號傳到電腦,再由電腦啟動電器開關,一想即開,方便無比。

然而,中醫在多少千年前早已將之應用於臨床。這就是偉大的科學家們為什麼不理解古老中醫的主要原因――層次相距太大。

我們依靠腦電波識別技術,為不同的患者提供不同的服務,提供互動,因為他們在點擊鼠標的時候已有思想,並通過互聯網傳到大洋彼岸的另一端。平時,人們腦中思考的東西太多時,一些無意識的思想(好比一首記憶深處的歌)會使腦電波信號變得模糊。但在求診時,此意識高度集中和強化,生命相關,強烈向往,心誠使然(俗稱心誠則靈即是此意),腦電波信號變得非常清晰準確,易於辨識。你又如何知道此腦電波會不會傳到其他星系或冰凍起來,起碼地球上的山麓岩石和古房子就有這樣的功能,即是說任何物體或多或少都有記憶和情感功能。像一些古戰場、發生過驚天動地事情的地方,發生過冤案慘案的現場或古屋,常有人看見當時的情景,或六月雪的異景(當然這也/已涉及時空的問題)。所以在此世界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為。

我們用現代的互聯網搜索技術作比喻,任何網頁只要發表過,就無法刪除,總會存在某一角落,一般人想找到可能比較困難,但對專家或使用某些軟件就容易了。同樣,一念之差,全在乎於心,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還有天知地知;不僅不可以做壞事,說不行,想也不行,想也有罪,想過之後此一想法隨風而飄(但絕不會隨風而逝,物質不滅),也會影響別人!同時此一隨風飄移的想法,打有閣下的烙印,就像彩色複印件上帶有此複印機以及生產此複印機工廠的編碼一樣,總逃脫不了干係。這也是個人修為。

你想想,如果中醫可以提取掌握運用這些信息,其靈敏度和準確度會不會比西洋醫學幼稚的核磁共振好一些?

疾病(包括腫瘤)在萌芽之前就有種種跡象,會散發種種信息,中醫可以在此時甚至在此時之前提取和捕捉這些異常寶貴的信息,從而可以及早進行預防和治療。

中華傳統文化之所以深,是因為其全在乎於心,這就是傳統文化的深度。俗稱女人心海底針,讓你去茫茫大海,而且不知是哪一個海,打撈一枚小小的繡花針,難度可想而知,肯定比楚人的刻舟求劍難,但相比傳統文化,又豈可同日而言。